【8090】张国振:闲云随舒卷

私享艺术,新栏目,旨在学术,意在发掘,指向8090青年优秀艺术家,展现艺术与学术状态,记录摸索与成长历程。

私享艺术坚持学术标准,以中国书画印的文心逸趣,来承续、发扬传统文化指向与审美内核,欢迎能够承载文人素养、情操与精神托付的作品与作家加盟,一道努力,一起打造。

千百年来,中国书画印一直被认为是最富有中国美学精神的艺术形式,一路走来,近百年,中国书画艺术经历了着传承,融合,创新。而今,新的世纪,新的开合,新的契机,新的际遇,也必将生产出不同以往的新的历史,从中涌现出中国书画新的作品,新的艺术家。

“形”作为中国画最重要的载体,蕴含了无限的可能。此 “形”非彼“型”也,《说文解字》中对型的解释是:“型,铸器之法也。”而对形的解释是:“形,象形也”。提到“造型”首先想到的便多是西方艺术家运用一定的物质媒介来塑造出的直观视觉形象艺术。相比中国画家所追求的“造形”则多是象形取意,以形写神之类的感觉;此类艺术更加含蓄委婉,画家往往会将真正想要表达的想法会隐藏于表象之下,画面上呈现出来的便是一种点到为止的状态;观画时需要观者调动主观能动性,发挥想象力。因此在中国画的传统中只说:“造形”,而非“造型”。

《宋诗话全编》中苏子瞻有云:“人禽宫室器用,皆有常形,至于山石竹木水波烟云。虽无常形而有常理。”由此可见古人在对于不同的对象进行描绘时,会根据该物象在自然中具体的状态从而进行调整。或工或写,或虚或实,随机应变,无固定形体。童中焘先生关于‘形’也曾有过这样的论述:“只要‘形’之有物,‘形’之有理,无所不可。”个人对于这个结论是十分的赞同,我们在创作时要把握住理为主,至于形的要求只要点到为止即可,无须过分追求面面俱到的精准的造形。

鄙人斗胆认为此理应与程颢所说的天地万物之理类似吧。自然界中的一草一木都蕴含着生机,遵循着天地之间的秩序。而如何将天地万物之理转换成落实到纸面上,韩拙在《山水纯全集》中亦提到:“天地之间,虽事之多,有条则不紊;物之众,有绪则不杂,盖各有理之所寓耳。”故于画画之时也应尽可能地遵循这自然之理,这样才能有条不紊,从而静下心去感受人与自然之间的对话之间所产生的内在共鸣。正所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画画说到底还是画我们的心境,表达我们内心当下的感受。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写诗与画画有着某些相似性,常托物言志,借景抒情。宋代有许多画家常寄情于诗中,也有许多文人或存志于画中;所以一直以来中国画的诗与画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谓的诗画结合也并非一定要将诗题于画上,而是即使不题诗也能让人产生诗意的联系。例如黄庭坚论李公麟《憩寂图》:“李候有句不肯吐,淡墨写作无声诗。”作为画者如果能很好地将诗的意趣转化成画,这便达到了诗画结合的目的了。

至于为何学诗,孔子曰:“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由此可见诗的用途之广。根据三国吴人陆玑所统计,《诗经》所涉及的动植物共有150种,其中草类52种,木类36种,鸟类23种,兽类9种,虫类20种,鱼类10种。而据今人统计,在《诗经》中属于“兴”体者,高达349种意象,取材于山川草木,鸟兽鱼虫的就有349种。诗除了能起到科普的作用,更重要的是能激发我们的创作欲望。如朱熹所说:“兴,起也,引物以起吾意。”因而如有意者还应多读诗书,毕竟诗能给我们带来的影响远不止此。可惜吾虽有志于此,奈何才薄智浅,只能胡乱琐话一二罢了。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